緇門崇行錄淺述 14 悟道法師

播放影音

緇門崇行錄淺述—平常能放下,臨終才能放得下  悟道法師主講  (第十四集)  2021/6/7  台灣台北靈巖山寺雙溪小築  檔名:WD20-053-0014

【點播更多集數】

  《緇門崇行錄.清素之行第一》。諸位同修,及網路前的同修,大家好。阿彌陀佛!請放掌。請翻開「清素之行」,二十八頁,倒數第五行:

  【鹿鳥為侶】

  從這裡看起。

  【後周行因,隱居廬山佛手巖。每夜闌,一鹿一雉棲遲石屋之側,馴狎如伴侶,殊無疑怖。因平生不畜子弟,有鄰庵僧為之給侍。一日謂曰:「捲上簾,吾欲去!」簾方就鉤,因下床行數步,屹然立化。】

  這個公案也是在古代,『後周』,「後周」是五代。我們三時繫念,念疏文有「五代十國」。五代後周那個時候的人,『行因』大師,他隱居在廬山。這個廬山是在江西,江西廬山,也就是我們中國淨宗初祖遠公大師的道場。他『隱居廬山佛手巖』,他隱居的岩洞,「佛手巖」。我們看到巖這個字,一個山,一個嚴,就是山洞,隱居在那個地方。『每夜闌』,「夜闌」就是夜深人靜的時候,就有一隻鹿,一隻山雞,『雉』就是山雞,野雞。我們在雙溪山上都能看到野雞,鹿我們這邊是沒有,但是山雞是有。行因大師他就住在那個地方,他造了一個石屋,就是石頭蓋的屋子。這隻鹿跟這隻野雞,到晚上就來棲息在他『石屋之側』。『馴狎如伴侶』,「馴狎」就是很溫馴,如同他的好朋友,非常好,一點也不驚怕恐怖。這些動物如果看到有人,大部分會驚慌,會逃走,這隻鹿跟這隻野雞一點也不怕,就是陪伴他,晚上就去陪伴他。也就是說這位行因大師他的德行,感召動物來到他這裡。所以我們在佛門公案常常看到降龍羅漢、伏虎羅漢,在古印度降伏狂象,這些菩薩、羅漢、高僧大德,他有這個德行能感化這些動物,特別凶猛的動物,虎狼這一類的,看到羅漢都乖乖的。從這個地方我們就知道這個大師不是普通人,肯定是明心見性的大德,他才有這樣的德行。

  『因平生不畜子弟』,就是他沒有收徒弟。沒有收徒弟,年紀大了,旁邊沒有侍者,沒有人照顧他。『有鄰庵僧為之給侍』,「鄰庵僧」就是附近的廟。比較小的叫庵,大的叫寺,寺院庵堂。庵,我們在台灣也有,像新莊地藏庵,這個也是規模比較小的。鄰庵僧人,出家人自動來給他當侍者,來照顧他。有一天他就跟侍者講,他說把簾子捲上去,我要走了。『吾欲去』,我要去了,我要走了。『簾方就鉤』,簾子捲上去,剛開始要把它鉤起來,就不要讓簾子掉下來。他的床鋪有簾子,類似我們現在蚊帳一樣。簾子打開了,他說你幫我拉上去,我要走了。簾子拉上去,剛剛要把它鉤上,他下床走了幾步,『屹然立化』,就是站著就走了,站著往生了。當然這個功夫很高!

  我們在歷史上看到站著往生的,參禪的、修淨土的都有,在家出家都有。在近代民國初年,諦老的徒弟鍋漏匠,他是念佛三年,站著往生。在古代,王龍舒居士他站著往生,立化,站著走。過去淨老和尚在講席當中也常常講,台南將軍鄉一個老太太,也是念佛三年往生。她是有廟就拜,很虔誠、很老實,她媳婦學了佛,勸她婆婆念佛,不要亂跑,年紀大了,要念佛求往生西方。她就真的聽她媳婦的話,老實念佛,念了三年,也是站著走的,跟那個鍋漏匠一樣。晚上要吃晚餐了,她叫兒子、媳婦你們去吃,我先去洗澡。結果他們都吃飽了,看她很久沒出來,進去看,她站在小佛堂,走了,這個近代的。台灣也有。下面是蓮池大師的讚歎:

  【贊曰:多欲之人,死且彌切,甚而分香賣履,眷眷不能放下。不獨世諦中人,釋子亦有之。因一生清氣逼人,脫化如遊戲,不亦宜乎?】

  這個是蓮池大師對這個公案,對行因大師的一個讚歎。『多欲之人』,這是說貪欲多的人,欲望很多的人,臨命終的時候他的欲望更加熾盛,更加強烈,也就是說欲望更增長。這個很麻煩,我們要警惕。臨終不但放不下,反而增長,更加熾盛。甚至爭奪遺產,財產放不下,一口氣都要斷了還是放不下,實在講是更放不下。不是說臨終就放下了,沒有那個事情;平常放不下,臨終有幾個人,那個時候他能放下?講是很容易,到時候都放不下,而且貪欲更加熾盛。

  這個我們不要說到臨命終,我們生病的時候,大家想一想,自己生病了,你放得下嗎?像印光祖師講,有病趕快求速死往生。我們自己可以測驗自己,不要說到臨命終,我們有病的時候就是一個提醒,考驗我們。我自己病了幾次,以前我也覺得好像很簡單,說放下就放下了,結果我生了三次大病,瀕臨死亡,才發現放下不是我想像的那樣。一到大病的時候,妄念紛飛,你自己做不了主,你的煩惱習氣一直出現,控制不住。實在講,不是那個時候控制不住,我們平常就控制不住,是那個時候比較明顯,平常就控制不住。所以臨終顛倒,也不是說那個時候才突然顛倒,不是這樣的,我們現在就顛倒。現在如果你自己沒有去觀察自己的心,你自己顛倒,你自己的錯誤,你自己的煩惱,你不知道,沒有發現。所以蔡老師講的,那一天也發給大家了,觀照的功夫,那個真的要聽。他講的,真的都是我們平常就要去檢查,觀察自己的煩惱習氣,不能自欺,自己有煩惱就有煩惱,不要欺騙自己我沒有,這個就不能成就了。那個真的要好好學習。所以我自己幾次大病,對這個體會特別深刻,不是我平常、過去想的,覺得好像很容易。經,自己也講得頭頭是道,也能勸人,但是發現自己大病來的時候,自己絲毫做不了主。這個就不是嘴巴講一講就可以了,還要真修實幹,沒有真修,就沒有用。這是我們大家都要警惕。所以我們大家出家了,修行就是在這個地方修。

  這裡,『甚而分香賣履,眷眷不能放下』。《淺述》裡面也有給我們註解,引魏武帝遺令:「餘香可分與諸夫人,諸舍中無所為學,學作履組賣也。」這是魏武帝的遺令,遺令就是他臨終的時候他的遺囑,我們現在講遺囑。這個是世間人對世上的財物、人事,「眷眷」就是眷念不已,捨不得,放不下。捨不得、放不下,不是臨終才捨不得、放不下,我們現在就捨不得、就放不下。所以我們要放下,你要觀察現在的心,要慢慢放,平常就要放。我們老和尚講,不斷的淡化;我們做不到一下子全部放下,我們學習漸放,漸漸的放。如果我們沒有回頭冷靜去觀察自己,真的不知道,還以為自己什麼都放下了。這是講世俗的人。連出家人也有像這樣的,現在我們出家人,可能比世俗人還放不下,更放不下。出家人現在,財物、人事、信徒放不下,護法放不下,放不下,不能成就,很容易迷。

  所以我們要冷靜的思考,現在有這個因緣到雙溪來,到底你要走修行的路,還是走世俗的路?實在講,我們出家人眷念這些,跟世俗人是沒有兩樣,甚至比世俗人更嚴重。過去我們淨老和尚常講,出了一個小家,入了一個大家,家更大。這個是我深深體會的,的確是這樣,一個小家都放不下,大家更放不下。廟蓋得很莊嚴、很好,放不下,擔心、牽掛,這些都放不下。所以我們要走哪個路?我們自己要好好來思考,不能再糊裡糊塗這樣下去。所以前幾天也跟大家分享,我們到底要來享福,還是來修行?出家圖安逸、享福,不願意吃苦,這一生不能成就,這是肯定的。

  《無量壽經》大家每一天早上讀,「一世精進勤苦,須臾間耳」。我們這一生當中很勤苦,勤勞刻苦,很精進修行,「須臾間」就是沒多久,幾十年而已。如果你能夠忍得幾十年的苦,吃這幾十年的苦,咬緊牙根,把它撐下去,「後生無量壽國,快樂無極,永拔生死之本,無復苦惱之患,壽千萬劫」。我們不能吃短暫的苦,將來生生世世受大苦。所以海賢老和尚講,「吃苦才能了苦」。這個道場是給大家共修,依眾靠眾,大家互相學習,互相警惕。大家跟我剃度,我總有個責任在,要提醒大家,所以我制定這些早晚課。每個寺院都有早晚課,不是只有我們,如果沒有早晚課,那也不像個寺院。出家人本來就是住在寺院,住在寺院就是要依眾靠眾,怕自己懈怠、墮落,就是這個作用,不然大家一個人去住一間,你愛怎麼樣就怎麼樣。現在,我們實在講,你到都市裡面去租一個套房,自己住很舒服;你到山上搭個茅蓬,一個人,你會隨順自己的煩惱習氣,你就沒辦法修行,這樣才要依眾靠眾。如果你能像古大德這樣,古大德他也是跟人家參,參到大悟他才去閉關。他什麼都不懂,閉關,他修什麼?過去日常法師常常給我們講,修什麼?修我,修增長我執。什麼叫修我?我愛怎麼樣就怎麼樣,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,這個就是修我。你說這樣怎麼會成就?大家要好好思考。別人修不修,是別人的事情;自己修不修,是自己的事情。別人聽不聽,是他的事情;自己聽不聽,是自己的事情。你們看到別人不修,我為什麼要修?他不聽,我為什麼要聽?這個意思就是「他要墮地獄,我為什麼不能墮地獄?我也要跟他一樣」,不是這個意思嗎?

  所以「師父領進門,修行在個人」。大家要知道,我不是找大家麻煩,過去也有同修跟我講,不要定早課好不好?我們去看看所有的寺院,哪個寺院沒有早課?早晚課都固定,五堂功課。有擔任執事的人他要忙執事,有空就參加,有事忙,他要忙他的執事。身體真的是有病,可以請假去治療,也不能無病托病,其實損失不是別人,是自己。我們多讀一遍經,多念幾句佛,總是在阿賴耶識多落印象,多累積善根種子。雖然現在還不起作用,但是不斷累積,到最後他哪一天善根成熟,也就大悟了,這是累積的,積功累德累積的。我們想一想,我們做三時繫念,坐在那邊縱然你打瞌睡,還會聽幾句佛號、聽聽《彌陀經》;如果你不在那邊,大家想一想,你在房間幹什麼?在房間念佛嗎?讀經嗎?還是聽經?還是打妄想?大家想一想,你不是損失了嗎?念念增長貪瞋痴,將來會墮落的。

  所以蕅益祖師開示,「持誦、禮拜,勝業也」。衣服飲食是塵勞,但是現在修行人念念不忘吃什麼、穿什麼,念念不忘這個。持誦,修持讀誦是殊勝的業,勝業。你就坐在那邊聽,都有功德,你聽人家念經,聽佛號,都有功德。我們如果不是聽經、聽佛號,在聽什麼?這個自己問自己。所以大家不願意共修,也沒有必要住道場、蓋道場,道場是依眾靠眾。不願意出來,那就自己去找個地方住,一個人住。你要住山,就搭茅蓬;要住在都市,就去租一個小套房,去趕趕經懺、吹吹冷氣、喝喝咖啡,那很舒服。現在很舒服,將來就很苦了。現在感覺很苦,將來你就「後生無量壽國,快樂無極,永拔生死之本」,那才是真正的快樂。我們這個世間的快樂也是苦,那個叫壞苦,要認識清楚,不能糊裡糊塗。這個是我個人的一個經驗,提供給大家參考。

  所以蓮池大師講,『因一生清氣逼人,脫化如遊戲,不亦宜乎』。如果每一個出家人都像行因大師這樣,一輩子清高凜凜然,圓寂像遊戲一樣,輕輕鬆鬆的,很愉悅,這樣不是很好嗎?這個就是「後生無量壽國」,見到佛來,就走了。這樣才是出家人的本色,出家就沒有白出家了,我們要向鍋漏匠學習。所以大家不要怕做事,不要怕上殿,不要怕吃虧,吃虧是福。你看古來祖師大德,哪一個不吃虧的,哪一個不吃苦的?海賢老和尚講,「吃苦才能了苦」。現在不吃苦,那個苦就不能了,六道輪迴,生生世世,沒完沒了。所以我們面臨新冠狀病毒的疫情,給我們人類很大的警惕,我們修行人是更大的一個警惕。這個因緣,你說是災難,沒有錯,就是危機,危機就是轉機,關鍵你要知道怎麼去轉。如果不知道轉,那反是禍,就更苦了,災難就更多了,都要去承受。

  好,今天就跟大家分享到這裡。祝大家福慧增長,法喜充滿。阿彌陀佛!